鲁迅全集 天才瞬间记住本站网址: https://www.luxunquanji.cn

配色:
字体:

【鲁迅文集·杂文集·集外集拾遗补编】《某报剪注》按语

作者:鲁迅 更新时间:18-12-02 字数:

鲁迅案:我到上海后,所惊异的事情之一是新闻记事的章回小说化。无论怎样惨事,都要说得有趣──海式的有趣。
只要是失势或遭殃的,便总要受奚落──赏玩的奚落。天南遯叟②式的迂腐的“之乎者也”之外,又加了吴趼人李伯元③式的冷眼旁观调,而又加了些新添的东西。这一段报章,是从重庆寄来的,没有说明什么报。但我真吃惊于中国的精神之相同,虽然地域有吴蜀之别。至多,是一个他所谓“密司”④者做了妓女──中国古已有之的妓女罢了,或者他的朋友去嫖了一回,不甚得法罢了。而偏要说到漆某⑤,说到主义,还要连漆某的名字都调侃,还要说什么“羞恶之心”⑥,还要引《诗经》⑦,还要发“感慨”。然而从漆某笑到“男女学生”的投稿负责者却是无可查考的“笑男女士”,而传这消息的倒是“革新通信社”。其实是,这岂但奚落了“则其十之八九,确为共产分子无疑”的漆树芬而已呢?就是中国,也够受奚落了。
丁卯季冬X日

◇备考:
某报剪注﹙文/瘦莲﹚

   | 漆 | 南 | 大讲公妻 薰 | 初在瞰江馆 的 |  犹抱琵琶半遮面 女 | 现住小较场 弟 | 则是莺花啼又笑 子 |   |

革新通信社消息:顷有署名笑男女士者投来一稿,标题云:“漆树芬尚有弟子传芬芳”。原文云:前《新蜀报》主笔,向师政治部主任漆树芬者,字南薰,虽死于“三·三一”案,但其人究竟是否共产党徒,迄今尚其说不一,不过前次南京政府通缉共产党,曾有漆名,且其前在《新蜀报》立言,亦颇含有“共味”,则其十分之八九,确为共产分子无疑。漆当今春时,原为某师政治训练处主任,男女学生,均并蓄兼收。有陈某者,亦所谓“密司”也,在该处肄业有日,于某师离渝时,遂请假未去,乃不知以何故,竟尔沦入平康,初尚与魏某旅长,讲所谓恋爱,于瞰江楼上,过其神女生涯。近日则公然在小较场小建香巢,高张艳帜,门前一树马樱花,沉醉着浪蝶狂蜂不少也。据余(该投稿人自称)男友某谈及,彼初在瞰江楼见面时,虽已非书生面目,但尚觉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不无羞恶之心,近在小较场再会,则莺花啼又笑,旧来面目全非,回顾其所谓“密司”时代,直一落千丈矣。噫,重庆社会之易人,有如此者,可不畏哉!
或曰:“漆南薰之公妻主义,死有传人。”虽属谑而虐兮,亦令人不能不有此感慨也。
(注)“三·三一案”(手民注意:是三·三一案,不是三·三一惨案,因为在重庆是不准如此称谓的)是大中华十六年三月卅一日,重庆各界在打枪坝开市民大会,反对英兵舰炮击南京,正在开会,有所谓暴徒数百人入场,马刀,铁尺,手枪……一阵乱打,打得落花流水,煞是好看。结果:男女学生,小学生,市民,一共打死二百余人云。
(又注)漆某生前大讲公妻(可惜我从不曾见着听着),死后有弟子(而且是女的)传其道,则其人虽死,其道仍存,真是虽死犹生。然这位高足密司陈,我曾经问过该师的女训育,说并无其人,或者是改了姓。然而这新闻中的记者老爷,又不曾说个清楚,所以我只得又注一章云。
(再注)“共味”者,共产主义的色彩也。因漆某曾做有一篇“学生不宜入党”的文章云。
(补注)这信如能投到,那末,发表与否是你的特权云。
渝州瘦莲谨注。丁卯仲冬戊辰日

【注释】

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一日《语丝》周刊第四卷第六期,任《某报剪注》一文之后。

天南遯叟:王韬(1828─1897),号天南遯叟,长洲(今江苏吴县)人,清末作家。曾在香港主编《循环日报》。著有笔记小说《遁窟谰言》《淞隐漫录》等。

吴趼人(1866─1910):名沃尧,字趼人,广东南海人,小说家。著有长篇小说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等。李伯元(1867─1906),名宝嘉,字伯元,江苏武进人,小说家。著有长篇小说《官场现形记》等。
④“密司”:英语Miss的音译,意为小姐。

漆某:指漆树芬(1892─1927),字南薰,四川江津人,经济学家。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毕业。著有《帝国主义经济侵略下之中国》。
一九二六年任川军向士俊师政治部主任,《新蜀报》主笔。一九二七年在重庆三三一惨案中被杀。《新蜀报》,一九二一年创刊于重庆,一九五〇年停刊。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该报在中国共产党人的支持下积极宣传反帝反封建,起过一定的进步作用。

“羞恶之心”:语见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:“无羞恶之心,非人也。”

《诗经》: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约成书于西周到春秋时代,共三〇五篇。本篇“备考”中“虽属谑而虐兮”一语,出自《诗经·卫风·淇奥》:“善戏谑兮,不为虐兮。”

快捷键:← 返回书目 快捷键: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