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迅全集 天才瞬间记住本站网址: https://www.luxunquanji.cn

配色:
字体:

【鲁迅文集·序跋·古文序跋集】《唐宋传奇集》稗边小缀﹙第一分﹚

作者:鲁迅 更新时间:18-12-02 字数:

《古镜记》见《太平广记》卷二百三十,改题《王度》,<2>注云:出《异闻集》<3>。《太平御览》(九百十二)引其程雄家婢一事<4>,作隋王度《古镜记》,盖缘所记皆隋时事而误。《文苑英华》(七百三十七)顾况《戴氏广异记》序<5>云“国朝燕公《梁四公记》,唐临《冥报记》,王度《古镜记》,孔慎言《神怪志》,赵自勘《定命录》,至如李庾成张孝举之徒,互相传说。”则度实已入唐,故当为唐人。惟《唐书》及《新唐书》皆无度名。其事迹之可藉本文考见者,如下:

  大业七年五月,自御史罢归河东;六月,归长安。 八年四月,在台;冬,兼著作郎,奉诏撰国史。九年秋,出兼芮城令;冬,以御史带芮城令,持节河北道,开仓赈给陕东。 十年,弟勣自六丞弃官归,复出游。 十三年六月,勣归长安。

由隋入唐者有王绩<6>,绛州龙门人,《新唐书》(一九六)《隐逸传》云:“大业中,举孝悌廉洁,……不乐在朝,求为六合丞。以嗜酒不任事,时天下亦乱,因劾,遂解去。叹曰:‘罗网在天下,吾且安之!’乃还乡里。……初,兄凝为隋著作郎,撰《隋书》,未成,死。绩续余功,亦不能成。”则《新唐书》之绩及凝,即此文之勣及度,或度一名凝,或《唐书》字误,未能详也<7>。《唐书》(一九二)亦有绩传,云:“贞观十八年卒。”时度已先殁,然不知在何年。宋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(十四)类书类有《古镜记》一卷,云:“右未详撰人,纂古镜故事。”或即此。《御览》所引一节,文字小有不同。如“为下邽陈思恭义女”下有“思恭妻郑氏”五字,“遂将鹦鹉”之“将”作“劫”,皆较《广记》为胜。

《补江总白猿传》<8>据明长洲《顾氏文房小说》<9>覆刊宋本录,校以《太平广记》四百四十四所引改正数字。《广记》题曰《欧阳纥》<9>,注云:出《续江氏传》,是亦据宋初单行本也。此传在唐宋时盖颇流行,故史志屡尽著录:

  《新唐书》《艺文志》子部小说家类:《补江总白猿传》一卷。《郡斋读书志》史部传记类:《补江总白猿传》一卷。 右不详何人撰。述梁大同末欧阳纥妻为猿所窃,后生子询。《崇文目》以为唐人恶询者为之。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子部小说家类:《补江总白猿传》一卷。 无名氏。欧阳纥者,询之父也。询貌猕猿,盖常与长孙无忌互相嘲谑矣。此传遂因其嘲广之,以实其事。托言江总,必无名子所为也。《宋史》《艺文志》子部小说类:《集补江总白猿传》一卷。

长孙无忌嘲欧阳询<11>事,见刘餗《隋唐嘉话》(中)<12>。其诗云:“耸髆成山字,埋肩不出头。谁家麟阁上,画此一猕猴!”盖询耸肩缩颈,状类猕猴。而老玃窃人妇生子,本旧来传说。汉焦延寿《易林》(坤之剥)<13>已云:“南山大玃,盗我媚妾。”晋似张华作《博物志》,说之甚详(见卷三《异兽》)<14>。唐人或妒询名重,遂牵合以成此传。其曰“补江总”者,谓总为欧阳纥之友,又尝留养询,具知其本末,而未为作传,因补之也。

《离魂记》<15>见《广记》三百五十八,原题《王宙》,注云出《离魂记》,即据以改题。“二男并孝廉擢第,至丞尉”句下,原有“事出陈玄髆《离魂记》云”九字,当是羡文,今删。玄髆,大历时人,余未知其审。

《枕中记》<16>今所传有两本,一在《广记》八十二,题作(吕翁》,注云出《异闻集》;一见于《文苑英华》八百三十三,篇名撰人名毕具。而《唐人说苍》竟改称李泌<17>作,莫喻其故也。沈既济,苏州吴人(《元和姓纂》云吴兴武康人)<18>,经学该博,以杨炎<19>荐,召拜左拾遗史馆修撰。贞元时,炎得罪,既济亦贬处州司户参军。后入朝,位礼部员外郎,卒。撰《建中实录》<20>十卷,人称其能。《新唐书》(百三十二)有传。既济为史家,笔殊简质,又多规诲,故当时虽薄传奇文者,仍极推许。如李肇,即拟以庄生寓言,与韩愈之《毛颖传》并举(《国史补》下)<21>。《文苑英华》不收传奇文,而独录此篇及陈鸿《长恨传》<21>,殆亦以意主箴规,足为世戒矣。

在梦寐中忽历一世,亦本旧传。晋干宝《搜神记》<23>中即有相类之事。云“焦湖庙有一玉枕,枕有小坼。时单父县人杨林为贾客,至庙祈求。庙巫谓曰:君欲好婚否?林曰:幸甚。巫即遣林近枕边,因入坼中。遂见朱楼琼室,有赵太尉在其中。即嫁女与林,生六子,皆为秘书郎。历数十年,并无思归之志。忽如梦觉,犹在枕旁,林怆然久之。”(见宋乐史<24>《太平寰宇记》百二十六引。现行本《搜神记》乃后人钞合,失收此条。)盖即《枕中记》所本。明汤显祖又本《枕中记》以作《邯郸记》传奇<25>,其事遂大显于世。原文吕翁无名,《邯郸记》实以吕洞宾<26>,殊误。洞宾以开成年下第入山,在开元后,不应先已得神仙术,且称翁也。然宋时固已溷为一谈,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<27>,赵与岩《宾退录》<28>皆尝辨之。明胡应麟亦有考正,见《少室山房笔丛》中之《玉壶遐览》<29>。

《太平广记》所收唐人传奇文,多本《异闻集》。其书十卷,唐末屯田员外郎陈翰撰,见《新唐书》《艺文志》,今已不传。据《郡斋读书志》(十三)云,“以传记所载唐朝奇怪事,类为一书”,及见收于《广记》者察之,则为撰集前人旧文而成。然照以他书所引,乃同是一文,而字句又颇有违异。或所据乃别本,或翰所改定,未能详也。此集之《枕中记》,即据《文苑英华》录,与《广记》之采自《异闻集》者多不同。尤甚者如首七句《广记》作“开元十九年,道者吕翁经邯郸道上,邱舍中设榻,施担囊而坐。<30>”“主人方蒸黍”作“主人蒸黄粱为馔”。后来凡言“黄粱梦”者,皆本《广记》也。此外尚多,今不悉举。

《任氏传》<31>见《广记》四百五十二,题曰《任氏》,不著所出,盖尝单行。“天宝九年”上原有“唐”字。案《广记》取前代书,凡年号上著国号者,大抵编录时所加,非本有,今删。他篇皆仿此。

右第一分
【注释】
<1>
本篇写于一九二七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,最初印入一九二八年二月上海北新书局出版的《唐宋传奇集》下册。

《唐宋传奇集》,鲁迅编选,共八卷,收唐、宋两代传奇小说四十五篇,书末为《稗边小缀》一卷。于一九二七年十二月、一九二八年二月由北新书局分上、下二册出版。一九三四年五月合为一册,由上海联华书局再版。后收入一九三八年版《鲁迅文集》第十卷。

<2>
《古镜记》:传奇篇名,隋末唐初王度作。记古镜的灵异故事。王度,唐代绛州龙门(今山西河津)人,原籍太原(今属山西)。参看《中国小说史略》第八篇。

<3>《异闻集》:传奇笔记集,十卷,唐代陈翰编。已佚。

<4>
程雄家婢一事:指《古镜记》所述程雄家婢女鹦鹉原系千岁老狐,被宝镜所照,现形而死等情节。

<5>
《文苑英华》:诗文总集,宋太宗时李昉等奉命编集,辑集梁末至唐代诗文,共一千卷。顾况(727—815),字逋翁,苏州海盐(今属浙江)人,中唐诗人。著有《华阳集》。《戴氏广异记》,笔记集,二十卷,唐代戴君孚著,已佚。按此下引文中的“国朝燕公《梁四公记》”,《文苑英华》原作“国朝燕梁四公传”。

<6>
王绩(585—644):字无功,号东皋子,绛州龙门人,初唐诗人。隋末官秘书省正字,唐初待诏门下省,后弃官回乡。著有《东皋子集》。“绩”同“勣”。

<7>
按:玉凝,字叔恬,文中子王通之弟,东皋子王绩之兄,曾任太原令。

<8>
《补江总白猿传》:传奇篇名,作者不详。写欧阳纥之妻被白猿所掠,后生子貌似猿猴的故事。江总(519—594),字总持,济阳考城(今河南兰考)人,南朝陈官至尚书令。有《江令君集》。

<9>
《顾氏文房小说》:顾氏,即顾元庆,明代长洲(今江苏吴县)人,室名“阳山顾氏文房”。所编《文房小说》为笔记小说丛书,共四十种,五十卷。多据宋版翻刻。

<10>
欧阳纥:字奉圣,潭州临湘(今湖南长沙)人。南朝陈时官广州刺史,因谋反被杀。

<11>
长孙无忌(?—659):字辅机,洛阳(今属河南)人,唐太宗长孙皇后之兄。官至尚书右仆射。欧阳询(557—641),字信本,欧阳纥之子,唐代书法家。曾官太子率更令。欧阳纥被诛后,他为纥旧友江总收养成人。

<12>
刘餗:字鼎卿,唐代彭城(今江苏徐州)人,玄宗时官集贤殿学士。著有《国朝传记》等书,皆佚。《隋唐嘉话》为后人所辑,共三卷,多记隋唐时人物故事。

<13>
焦延寿:字赣(一说名赣),梁(治今河南商丘)人,汉代易学家。昭帝时官小黄令。《易林》,一说崔篆著,利用《易经》进行占卦,每卦的系词都用四言韵语写成。坤之剥,《易林》卷一中的卦名,系词全文为:“南山大玃,盗我媚妾。怯不敢逐,退然独宿。”

<14>
张华(232—300):字茂先,范阳方城(今河北固安)人,西晋文学家,官至司空。《博物志》,笔记集,旧题张华著。记述神怪奇物、异闻杂事。原书已佚,今本十卷,为后人所辑。该书《异兽》篇有蜀中高山产“猴玃”,喜掠妇女,生子与常人无异的记载。

<15>
《离魂记》:传奇篇名,唐代陈玄髆作。写张倩娘热恋王宙,为父所阻,因而魂离躯体,与王结为夫妇的故事。

<16>
《枕中记》:传奇篇名,唐代沈既济作。写卢生于邯郸邸舍遇道士吕翁,吕授以瓷枕,鼾然入梦,及至醒来,邸舍主人蒸黍未熟,而他在梦中已历尽荣华、几经挫折的故事。

<17>
《唐人说荟》:小说笔记丛书,旧有明代桃源居士辑本,凡一四四种;清代陈世熙(莲塘居士)又从《说郛》等书辑出二十种补入,合为一六四种,内多删节和谬误。坊刻本或改名《唐代丛书》。李泌(722—789),字长源,唐代京兆(今陕西西安)人。官至宰相,封邺侯。

<18>
沈既济(约750—约800):苏州吴(今江苏苏州)人,唐代文学家。按吴兴,唐郡名,治今浙江湖州。武康,旧县名,今属浙江德清。

<19>
杨炎(727—781):字公南,凤翔天兴(今陕西凤翔)人,唐德宗时官至尚书左仆射。后获罪谪崖州。按下文称“贞元时,炎得罪”,贞元当系建中之误。《旧唐书·杨炎传》:“建中二年十月,诏曰,尚书左仆射杨炎……不思竭诚,敢为奸蠹,……俾从远谪,以肃具僚。”建中(780—783),贞元(785—804),皆为唐德宗年号。

<20>
《建中实录》:记载唐德宗建中年间大事的史书,十卷。止于建中二年(781)十二月沈既济罢史官时。

<21>
李肇:唐宪宗元和年间官翰林学士、中书舍人。他在所著《国史补》中说:“沈既济撰《枕中记》,庄生寓言之类。韩愈撰《毛颖传》,其文尤高,不下史迁。二篇真良史才也。”

  
韩愈(768—824),字退之,河南河阳(今河南孟县)人,唐代文学家,官至吏部侍郎。《毛颖传》是他所写的一篇寓言,毛颖是文中毛笔的托名。《国史补》,三卷,记唐玄宗开元至穆宗长庆年间事。

<22>陈鸿《长恨传》:参看本篇第三分。

<23>
干宝:字令升,东晋新蔡(今属河南)人,官著作郎。《搜神记》,志怪小说集。原书已佚,今本为后人所辑,共二十卷。

<24>
乐史(930—1007):宋代抚州宜黄(今属江西)人。参看本篇第七分。

<25>
汤显祖(1550—1616):字义仍,号海若,临川(今属江西)人,明代戏曲作家。官至吏部主事。著有传奇《紫钗记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邯郸记》、《南柯记》,合称《临川四梦》或《玉茗堂四梦》;又有《玉茗堂集》。《邯郸记》传奇,据《枕中记》改编,演吕洞宾度卢生出家故事,一卷。其中以《枕中记》的吕翁为吕洞宾。

<26>
吕洞宾(798—?):名喦,相传唐代京兆(今陕西西安)人,懿完时两举进士不第,后修道于终南山。宋元以来小说戏曲多写他的神异故事,俗传为“八仙”之一。

<27>
吴曾:字虎城,崇仁(今属江西)人,南宋高宗时官工部郎中,出知严州。《能改斋漫录》,笔记集,原本二十卷,已佚。今本为明代人所辑,共十八卷。卷十八有考辨《枕中记》中吕翁非吕洞宾的一段文字:“盖洞宾尝自序以为吕渭之孙,渭仕德宗朝,今云开元中,则吕翁非洞宾,无可疑者。而或者又以为开元想是开成字,亦非也。开成虽文宗时,然洞宾度此时未可称翁。……《雅言系述》有《吕洞宾传》,云:‘关右人,咸通初举进士不第,值巢贼为梗,携家隐居终南,学老子法’云。以此知洞宾乃唐末人。”开元(712—741),唐玄宗年号;开成(836—840),唐文宗年号。

<28>
赵与旹(1172—1228):字行之;宋朝宗室。《宾退录》,笔记集,共十卷。书中复述吴曾的观点,并提出为何传说中神仙多为吕氏的疑问。

<29>
《少室山房笔丛》:笔记集,正集三十二卷,续集十六卷,共四十八卷。《玉壶遐览》是《笔丛》的一种,在该书卷四十二至四十五,多记有关神仙、道术、方士等传说。其中引述吴曾、赵与旹对于吕洞宾的考辨,补列传说中的吕姓神仙多人,并论证吕洞宾当为五代时人。

<30>
“施担囊而坐”:谈恺本《太平广记》作“施席担囊而坐”。谈注:明钞本“担”作“解”。

<31>
《任氏传》:传奇篇名,沈既济作。写狐精任氏与青年郑六爱恋,“遇暴不失节,徇人以至死”的故事。

 

快捷键:← 返回书目 快捷键:→